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牛人業話 > 嵌入式門檻越來越低,還怎么愉快地吹牛逼?

嵌入式門檻越來越低,還怎么愉快地吹牛逼?

作者: 麥宅客時間:2019-11-22來源:電子產品世界收藏

十幾年前,當筆者懷著一顆熱氣騰騰的拳拳報國之心跳入這個坑時,作為家門長輩和電子行業里的老前輩,灑家的四叔經常帶著追憶往昔的陶醉之情,跟我講起他當年干產品做項目時的光輝路程。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954562.live/article/201911/407374.htm

看著他陶醉地吹牛逼,再想想自己加班干活還不掙錢的苦逼,灑家頓生浮生若夢之感。論水平論智商,灑家都不比他差,可是為啥掙起錢來,差距就那么大呢?

1574387051756347.png

灑家工作多年,因為老板摳門不加錢,身邊的同事個個“學得文武藝,賣與下一家”,走馬流水般地更換。在這變與不變之間,灑家有一天頓悟般地發現,盡管物是人非,盡管熟悉的面孔換上了不熟悉的容顏,但是公司員工的平均年齡卻穩定在30左右的水平線。于是我明白了:的門檻越來越低,一茬又一茬的新生代讓老朽們個個都沒了脾氣,時代的輪轉讓牛逼變成了苦逼!

的門檻何以越來越低了呢?原因無它,大學生太多爾!大學生怎么突然滿大街了呢?原因無它,高校擴招爾!

上個世紀末,借著教育改革的東風,各大高校開閘放水,開啟了波瀾壯闊的高考擴招。大學的校區越來越大,校門越來越敞亮,于是,鯉魚不用再躍龍門,越來越多的青年學子進入了大學校園。

經過二十年的吐故納新,昔日的天之驕子變成了今日的泯然眾人。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萬千大眾裹挾著螻蟻般的電子工程師們踉蹌前行,您不行隨時有人頂上,還能有什么奢望呢?

那些老一輩工程師們之所以能喝著小酒、叼著煙吹牛逼,一方面固然是因為自己優秀,要不也不至于能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似地考上大學,另一方面是因為當年技術水平低下,客戶的要求比較簡單。

想想吧,幾十年前的八位機主頻能上兆赫茲的也不多吧,RAM百十個字節,基本上寫上幾百行代碼,就把一個小產品搞定了。貧窮限制了人們的想象力,能在傳統的機械、液壓系統里加點電子功能,客戶們就心滿意足了,要啥自行車啊?

可是現如今,32位MCU的主頻動輒上百兆,RAM也從幾十k到幾百k不等,被教育過的消費者們的想象力在時代列車轟隆的背景音下顯得格外開放,不斷呼喊著“官人,我還要”。所以現在即便是個小產品,沒有成千上萬行的代碼也交不了差。

當年的電子科技樹只是個小樹苗,很容易就能拿爬上去摘個果子,下來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似地吹牛逼。隨著時代的發展,它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大多數人踩著凳子架著梯子,也只能望樹興嘆了。

說到這里,較真的瓜友們可能發問了:既然電子技術越來越發達,何至于嵌入式的門檻越來越低了呢?

1574387093543391.png

我們都知道,盡管先進科技的高地基本都在美國,但是全球化的分工仍然導致了美帝國主義制造業的衰落,間接催發了當前的毛衣戰。這個道理也可以套用在這里。

拿硬件工程師舉個例子,各位看官就明白了。

老一代的硬件工程師所處的時代,大規模集成電路還是比較少見的,分立元件和小規模集成電路比較常見,為了設計自己的電路,他們需要對數字電路設計、模擬電路設計都比較精通,除此之外,他們還必須精通應用業務的邏輯。

但是現在呢,ASIC、大規模集成電路應有盡有,把很多功能做成了全家桶,把很多業務邏輯都集成在芯片里面,或者可以放到嵌入式MCU中用代碼來實現。這樣一來,硬件工程師就基本上退化到“連線工程師”了。

因為自己不再需要做多少外圍電路設計,照著原廠的評估板或者經銷商的開發板,做些簡單的修改,把線連對了自己的工作基本就over了。想想吧,你又不是做芯片設計的,還需要花那個時間和精力去硬啃高深的數字、模擬和混合電路嗎?

成熟的芯片,成熟的電路,根據產品需求將不同的管腳連起來,這樣的“連線”工程師還有什么門檻可言呢?

但是且慢,干嵌入式發不了財,致不了富,娶不了白富美,逆襲不了人生,難道還吹不成牛逼了?

遠的不說,華為硬鋼美國制裁大半年了,前三季度營收增速依然在20%以上。雙十一那天,任老爺子給國產替代戰線上的員工大發20億獎金,不正說明了華為這幫電子人的Niubility嗎?

馬克思老爺子說過:不是人們的意識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

所以,吹不成牛逼,還是因為水平太低。就像別人發論文動輒SCI EI,而你只會Ctrl c+Ctrl v,自然不能跟人家一較高低。

華為那幫“狼人”代表的是中國科技前沿最具戰斗力的隊伍,咱們當然無法望其項背,但是,取法乎上得乎其中,為了愉快地吹牛逼,我們有必要向他們學習學習。

第一個要學的,便是不忘初心!

在華為這種任性發錢的大公司里,工程師保持初心很容易,輕輕松松幾十萬,加班加點百八十萬,發錢發得這么粗魯豪放,自然可以“亦余心之所向兮,雖九死其尤未悔”。

在其它小公司里,比如灑家所在公司,情況就不一樣了。剛入行的菜鳥們,普遍對技術熱情很高,加班加點,自動自發,但是老油子們大多得過且過,而且隨著年紀漸長,太多工程師都尋求逃離研發一線,向銷售、生產、管理、策劃甚至內勤、行政等各種崗位上轉型。

老家伙們在工程師這條路上漸行漸遠的背后,是年歲漸長、精力日下的無奈。

小年輕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自然可以輕裝上陣,一心撲在工作上,享受在技術的世界里翱翔的愉悅。但是三十五歲以上的老朽們上有老下有小,公司有領導指手畫腳,家里有河東獅吼的咆哮,很難萬緣放下,一心干活。

在收入遠不及華為員工的情況下,技術工作實在是越來越辛苦了。

離苦得樂是人的天性,逃離研發一線便是很自然的選擇了。

但是且慢,大國爭鋒,科技先行,大家都逃離研發一線了,還怎么和美國佬硬鋼呢?

不要說還有華為中興那些大廠,是的,在這場戰役中,他們是中央軍中的王牌師,但是他們畢竟數量有限。為了讓美帝國主義陷入中國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還需要小公司的廣大同仁們自覺地挑起擔子來。

大國崛起,民族復興,前方戰鼓錚錚。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里,我們不需要拋頭顱灑熱血,只是硬著頭皮賣把子力氣而已,如此這般卻還要做逃兵,我們怎么對得起這個這個時代?

第二個要學的,便是不斷學習。

喬布斯當年在斯坦福大學做了一場富有哲理且熱血十足的演講, 他對所有的年輕人說:Stay hungry,Stay Foolish。

這句名言有個很典雅的翻譯:求知若饑,虛心若愚。

人生而平等,但是生下來之后便分成了三六九等。有的工程師在金字塔尖,開著游艇寫代碼,有的工程師在金字塔底,寫的代碼剛夠交電費。將他們分隔開的主要技能點便是能否“求知若饑”地學習。

關于怎么學習,網上的高招鋪天蓋地,灑家自然不用置喙。灑家在這里要強調的是:學習對于工程師的重要性,之所以要提這檔子事,是因為我發現,上了班以后,大家好像對學習漠不關心了。

現在,大家說起學習這檔子事,默認的都是面向學生群體。大學畢業就好像一條無形的分界線,將學習的任務干脆麻利地切斷。

但是,“三天不學習,趕不上劉少奇。”根據我有限的觀察,在工程師這個行當里,那些善于學習,能夠步步為營,系統化地掌握某一個學科的人,工作水平就是高。當我們面對一個難題一籌莫展,一條路走到黑的時候,人家靠著自己豐富的知識體系換個思路,就把問題解決了。

當別人解決了我們眼中的難題后,我們一般都會揣著明白裝糊涂地感嘆,這個人真聰明啊!但是且慢,難道聰明就是事情的真相嗎?

筆者一個高中同學,智商跟我不相上下,結果人家上的是清華,而我卻沒考上心儀的中科大。這種差距背后的原因,自然是人家學習比我認真刻苦,放到學生這種身份上,大家很容易認可這種結論。但是一旦上了班,好像一切水平高低都只關乎智商了,真是奇了怪了個了哉!

對于這種奇怪的現象,灑家也一度感到迷惑不解,后來才發現了持這種觀點的人群的生存智慧:“我們很笨的,麥宅客那么聰明,所以才能干活干得那么好,下次再有活找麥宅客就行了。”

于是,在大多數無法貫徹按勞分配的小公司里,“麥宅客”這號人就成了賣苦力的冤大頭!

能不能干活一旦不跟聰明掛鉤,而是與是否努力學習掛鉤,這些滑頭們就沒有理由以自己不夠聰明推卸責任了。“不會學習?那怎么考上大學的,怎么把碩士博士念出來的?再逼逼,滾粗!”

后記

以愛國主義精神武裝自己的頭腦,保持對技術的熱情和初心,同時堅持學習充電,不斷豐富自己的知識體系,長期堅持下來,盡管嵌入式的門檻越來越低,你也可以跟別人愉快地吹牛逼!



關鍵詞: 嵌入式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单机四人麻将